推广 热搜: Bc支付接口  BQG450/0.2气动隔膜泵  BitMax  GLD800/5.5/S甲带给煤机  Bc第三方支付接口  BQG350/0.2气动隔膜泵  BQG150/0.2气动隔膜泵  BQG200/0.4气动隔膜泵  求购ACF  GLW1600/22/S往复式给煤机 

一文了解2021年中概股行业发展情况

   日期:2021-11-25     浏览:0    评论:0    
核心提示:  中国概念股,是指外国投资者对所有海外上市的中国股票的统称。由于同一家企业既可以在国内上市,也可以在国外上市,所以这些

  中国概念股,是指外国投资者对所有海外上市的中国股票的统称。由于同一家企业既可以在国内上市,也可以在国外上市,所以这些中国概念股中也有一些是在国内同时上市的。

  中国概念股主要包括两大类:一类是在我国大陆注册、国外上市的企业;另一类是虽然在国外注册,可是主体业务和关系仍然在我国大陆的企业。

  中国概念股是相对于海外市场来说的,同一个公司可以在不同的股票市场分别上市,所以,某些中国概念股公司是可能在国内同时上市的。美国接受中国概念股的原因主要是中国的庞大市场的影响,是相当于投资中国公司,但这个原因主要是资本的利益取向,为了追求更高的投资回报,和政治无关。中国概念股就是在国外上市的中国注册的公司 ,或虽在国外注册但业务和关系在大陆的公司的股票。

  广义上的中概股一般也包括在港上市公司,但由于陆港通已经开通,我们主要讨论其他地区中概股情况。在不包括港股的情况下,目前上市中概股近400 只。从上市地点来看,美国和新加坡是中概股最偏爱的两个国家,合计占全部中概股数量的九成左右;从总市值来看,在美上市中概股市值占比超过 90%。

  港股上市制度改革是中概股回归的重要原因之一,香港和纽约都属于全球金融中心,然而 2018 年以前中国内地的科技公司如阿里、百度、京东、网易大多选择在纽交所或纳斯达克上市,而不是近在咫尺的香港交易所。对于阿里等互联网科技公司,如果按照“一股一票”的上市机制,公司上市后创始人对公司的控制权也将被削弱,而在美国纽交所和纳斯达克等交易所“同股不同权”的机制下,公司可以通过给予小部分股东“选举董事会”等排他性特权、对特殊事项的表决权等安排,使得公司主要经营决策的制定权始终掌握在小部分特定人员手中。

  2018 年 4 月,香港对上市机制进行了大手笔的改革,推出了“差别投票权制度”,即双重股权制度,允许同股不同权架构的公司上市。阿里巴巴、蚂蚁金服、网易、小米、美团、同程艺龙、海底捞等新经济龙头企业纷纷在港上市。

  2020 年 5 月 18 日,港交所正式宣布恒生指数将纳入同股不同权公司及第二上市公司至恒生指数及恒生中国企业指数选股范畴。2020 年 9 月 7 日,阿里巴巴、小米集团和美团点评等明星公司已在最新一轮成分股调整中进入恒生指数。截至 2021 年 01 月 29 日,阿里巴巴、小米集团和美团点评在恒生指数中的权重占比分别为 5.18%,3.99%以及 5.74%。随着主要指数纳入规则的修订,新经济中概股回归潮加速调整港股市场结构以及恒生指数成分股结构,港股由传统旧经济行业主导转为由互联网科技等新经济行业股主导,港股的配置吸引力得到进一步提升。

  目前美国中概股约 240 只,按市值来看,大部分公司分布于可选消费、电信服务、能源、信息技术等行业。其中,能源与电信服务主要以大型国企以及三大电信运营商为主,除此之外,多数中概股主要分布在科技与新经济板块,例如零售(阿里、京东)、软件服务(百度、网易)和消费者服务(新东方、好未来)等行业。

  2020 年以来,由于新冠疫情的影响,全球经济政策不确定性进一步上升,瑞幸事件的发酵和美国的市场环境变化对于现阶段的美国中概股构成一定的挑战。预计新一轮美国中概股回归浪潮将会出现。

  2018 年,为便利中概股回归港股市场,港交所修改了上市规则,允许以大中华为业务重心的公司在香港进行第二上市,并且可保留现行 VIE 结构。

  2019 年 11 月,阿里巴巴在港交所上市,成为首只回归香港二次上市的中概股。

  另外,2020 年 4 月 30 日,证监会公布《关于创新试点红筹企业在境内上市相关安排的公告》,调整了已境外上市红筹企业在境内股票市场上市的市值要求,以助力符合要求的海外中概股回归 A 股市场。

  2020 年5月5日,国内半导体制造龙头企业中芯国际发布公告称,正在计划科创板上市相关事宜。

  2020 年5月29日,网易二次上市聆讯后资料获香港交易所正式披露。2020 年 6 月 2 日,网易正式启动香港首次公开发行,本次发行将新发行 1.71 亿股普通股,香港公开发售的价格将不高于 126 港元,并预计将于 2020 年 6 月 11 日开始在香港联交所交易。

  2020 年6 月 5 日,上交所发布了《关于红筹企业申报科创板发行上市有关事项的通知》,该通知增强了科创板相关制度安排的包容性,有利于吸引优质科创类红筹企业登陆科创板。

  2020 年 6 月 8 日,京东宣布从 2020 年 6 月 8 日至 11 日招股,拟全球发售 1.33 亿股,公开发售价将不超过 236 港元,募资约 314 亿港元。

  根据上市企业的特点,中概股的发展历程主要可以分为三个阶段:以大型国企为主的 90 年代、以互联网企业为主的 2000-2009 年、以及 2010 年之后各类企业百花齐放的阶段。

  改革开放后,我国需要在国际市场上展现开放的形象,华晨汽车海外上市项目因而很快获得了相关部门的认可。1992 年10月9月,华晨汽车登陆美国纽交所,筹集了约 8000万美元的资金。国家体改委在全国范围内选择了青岛啤酒、马鞍山钢铁、上海石化等九家大型国有企业作为国家股份制规范化试点,并准许开展境外发行上市。

  首批试点企业发行成功后,试点范围逐步扩大,但这段时期在境外发行上市的公司仍主要以大型国企为主,并由政府主导。

  20 世纪 90 年代初,冷战结束,伴随着欧洲以及“亚洲四小龙”的崛起,美国的主要战略目标转为发展经济。克林顿上台后,接连发表了一系列报告及声明,并在1993年推行了《全国信息基础设施计划》。伴随着政策的扶持,美国信息技术相关产业快速发展, 科网泡沫也在这时逐渐产生,并随后向全球蔓延,在科网泡沫破灭之前,纳斯达克持续跑赢大盘。

  互联网企业的上市需求与政策规范的冲突是大量企业选择境外上市的主要原因之一。在国内,各类国际资本也纷纷涌入互联网领域。然而,这一领域在当时并不对外资开放:1993 年邮电部印发《从事放开经营电信业务审批管理暂行办法》,其中第六条明确规定境外组织和个人以及在我国境内的外商独资、中外合资和合作企业,不得投资、经营或者参与经营电信业务。

  为绕开这一限制,许多公司搭建了 VIE 结构:公司原始股东建立全资内资公司经营受限业务,并通过一系列控制协议将境内业务的收入及控制权等转移至合资公司在境内设立的外商独资公司之下。由于这一股权结构当时无法在 A 股上市,为满足筹资 需求只能

  VIE架构即可变利益实体(Variable Interest Entities; VIEs),也称为“协议控制”,即不通过股权控制实际运营公司而通过签订各种协议的方式实现对实际运营公司的控制及财务的合并。

  VIE架构最开始运用是为了规避国内监管对外资准入的限制,现在主要运用于企业实现海外上市融资。VIE架构虽然运用已久,但一直处于“灰色”地带,目前的我国法律并未对VIE架构做出定性。

  (1) 税收优势,VIE能成功规避现行的不可自由兑换的外汇管制制度。在开曼/BVI设立公司,可享受巨额免税以及低成本的股份转让,也可同时在香港及其他国家地区申请挂牌上市;

  (2) 帮助外资有效规避政府管制和纠纷。通过在海外设立壳公司,用国内企业的资产进行反向包装,最终使其整体资产打包在海外上市,既有效避免了国内监管机构对外资进入的监管,也使国内企业在美国资本市场成功融资。

  随着社会经济的不断进步与发展,企业通过不同的途径取得上市,尤其是新浪利用 VIE 模式在美国的上市,也是推动其该种模式的迅速推广与发展,一定程度上推动相关外资加快进入国内市场行业的速度,并能够为相关企业进行境外上市提供可靠的资金来源,尤其是 VIE 结构能够推动互联网行业可持续发展。此外,支付宝控制权的转让也把该种模式推到风口浪尖的局面,也反映出 VIE 结构法律和政治风险。当下,国家需要对 VIE 结构相关政策运用过程中制定符合国情的相关法律法规,保证VIE结构功能得到有效的发展。一旦 VIE 结构处理不合理,也会造成其公司 IPO 破产的主要因素。

  在法律层面,VIE 结构最大的特点是其与常规的“股 权控制”相对,采用了一种特殊的“协议控制”。通过签 订一系列的借款、独家购股、投票权委托、咨询与服务、股 权质押等协议的方式对目标公司的资金进入、控制权(投 票权、高管安排等)、资金流出方面进行直接控制。该结 构下,由于境内的运营实体与境外的上市公司之间仅有 合同上的控制关系。而不具有股权或投资关系,故被称为协议控制。

  360创建于2005年11月,逐步发展为中国最大的互联网安全服务和产品提供商,并于2011年登陆美国纽交所。其创始人兼CEO周鸿祎在2015年6月,宣布启动360私有化战略计划;2016年7月,360私有化交易完成,从纽交所摘牌。

  2017年3月21日,360完成股份制改造。经过数月沉寂,2017年11月2日,360宣布重组江南嘉捷以实现A股上市。

  2018年1月29日,360收到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以下简称“中国证监会”)出具的核准重组的批复。2018年2月28日,360在上交所敲响上市的锣声,这也就意味着360重组一事尘埃落定,正式回归A股。

  奇智软件或Qihoo 360通过与境内VIE公司或其股东签署一揽子的控制协议,主要包括《借款合同》、《软件与专有技术许可合同》、《技术咨询与技术协助合同》、《股权处置协议》、《业务经营协议》、《股权质押协议》等以实现对境内经营实体的协议控制(VIE的存在主要是规避电信等行业的外商投资准入限制,不过是否会存在《合同法》中以合法形式掩盖非法目的的嫌疑,可参考最高院对亚星公司诉安博教育一案的判决)。

  其中,通过借款合同等实现境外募集资金用于境内经营实体;通过技术许可、咨询以及服务等合同,将境内经营实体经营产生的收入、利润等转移至境外主体;通过业务经营协议等实现对境内公司的业务经营、人事决策、重大投资等事项的控制。

  奇虎 360 CEO 周鸿祎在宣布 360 私有化时,奇虎 360 的估值仅为 80亿美元。尽管奇虎 360每季度的财务报表都表现良好,经营业绩稳步提升,但是却不能抑制股价持续下跌的势头。相比较国内板块,同样处于信息行业并且经营业绩远不如 360 的启明星辰市盈率却达到了 110.8 倍,回归 A 股的暴风科技市盈率更是达到了创纪录的近 900 倍,而 360 的市盈率仅仅停留在35 倍左右,这是奇虎 360 回归的一大诱因。

  2015年,奇虎360在美股的市值一直徘徊在70-80亿美元之间,约为人民币460亿元左右,较之国内资本市场的互联网信息科技股的估值属严重低估。由此,2015年6月17日,周鸿祎联合中信国安、华兴资本、红杉基金、泰康人寿、金砖丝路基金等一众财务投资人向Qihoo 360发出初步非约束性私有化要约,收购非其持有的360全部已发行普通股股票,要约价格77美元/ADS,溢价约16.6%,对应总市值约94亿美元。

  对于引进的财务投资人,周鸿祎通过在奇信志成、奇信通达两个层面对财务投资人的持股进行分散,从而保证了自己对整个私有化交易主体的控制权。

  这种通过设计多层持股结构在引进大额财务投资,同时要保证创始人对公司的控制权的时候,是非常有效的一种解决方式。曾经很多经典案例(如长电科技的跨境融资并购)都是采用类似的分层结构,除了引进财务投资人之外,周鸿祎代表的管理层亦通过股权质押、房产抵押等方式从招商银行等金融机构融资34亿美元左右,用于本次MBO。

  合并后,New summit不再存在,Qihoo 360作为合并后的存续主体成为True thrive的全资子公司。2016年7月28日,该私有化交割完成,奇虎360正式从纽交所退市。

  私有化退市完成后,360主要工作则就是拆除VIE架构(即是去掉如图中的中间层),同时对境内业务进行重组,剥离不相关业务,尽早明晰上市主体。具体包括三个方面:

  第一、奇信通达收购天津奇思100%股权,使天津奇思由外商独资公司变为内资公司;

  第二、终止天津奇思与其他境内经营实体之间签订的一揽子控制协议,同时通过股权转让的方式将与天津奇思主营业务相关的主体重组至天津奇思旗下,由此将之前天津奇思对境内经营实体的协议控制变为股权控制;

  第三、奇信通达与天津奇思进行吸收合并,并在合并完成后进行股改。当然整个过程会涉及大量的外资审批、外汇以及境内外的税收问题,过程处理起来还是较为复杂的。最新股票信息

  如此,VIE架构和业务重组完成后,360也就正式做好了回归境内资本市场的准备了,接下来就是回归路径选择的问题了。

  当前,中概股的回归路径主要有三条:主板或创业板IPO、主板借壳、先新三板挂牌后谋求转板,相对而言选择较多的是IPO或借壳。IPO是收益高,但是时间成本也高,而借壳时间较短,但是成本高昂。两者各有取舍,现很多企业都是两手准备,一方面准备IPO,另一方面,找合适的壳,伺机借壳上市。

  奇虎360的本次回归同样是进行了两手准备,2017年3月27日,天津证监局披露了360的上市辅导公告,显示360正在接受上市辅导。但360最终选择了借壳,一方面是时间压力,周鸿祎背负了逾30亿美元的债务,高额的债务促使360必须尽快完成上市进程;另一方面或许也是因为找到了较为合适的壳和借壳方案;按《重组办法》第十一条,超过4亿股本的公司,其社会公众持股比例不得低于10%,由此即可根据360的估值反推壳公司所需具备的体量,江南嘉捷停牌前市值仅为34亿人民币,相对于360的体量而言还是过小。基于此,我们将在下一部分研究有关兼容性和回归的注意事项。

  2019 年阿里巴巴回归港股市场,预示着越来越多优秀的中概股公司将会回归港股市场。近年来,阿里巴巴的财务表现较为亮眼。从阿里巴巴的营业收入来看,近五年基本呈现出明显的上升态势。从 2015 财年至 2020 财年,阿里巴巴营业收入从 762.04 亿美元上升至 5097.11 亿美元;阿里巴巴近 5 年营业收入同比增速均保持在 30%以上。从 2015 财年至 2020 财年,阿里巴巴净利润从 242.61 亿美元上升至 1494.33 亿美元;近 3 年净利润同比增速均保持在35%以上。

  从阿里巴巴的企业杠杆率来看,2015 年以来资产负债率均保持在 40%以下。从 ROA 和 ROE 来看,近三年阿里巴巴的 ROA 均在 10%以上,近两年 ROE均在 20%以上。

  2019 年 11 月 26 日,阿里巴巴在港股正式挂牌,当天收盘上涨了 6.59%至港 币 187.6 元,并于 2020 年 1 月 14 日最高上涨至 227.4 港元。经历了 2020 年 3 月的回调之后,阿里巴巴继续上涨。截至 2020 年 6 月 2 日,阿里巴巴上涨 至 200 港元。由于阿里巴巴的财务和业务优势较为明显,预计阿里巴巴中长期 仍有较好的上涨机会。

  网易、京东、百度和拼多多是符合回归港股市场条件的标的中市值前四的美国 中概股公司(其中,网易和京东已确定回归港股),它们总体财务表现较为乐观,在疫情下也表现出较好的韧性。近年来,百度、网易、拼多多和京东的营业收入基本均呈现出上升态势。

  其中,营业收入表现最好的是京东,从2015年一季度至2020年一季度,京东的营业收入从 366.41 亿美元上升至 1462.05亿美元。从2020年一季度的营业收入同比增速来看,网易、拼多多和京东营业收入增速表现较好,分别为18.31%、43.91%和20.75%。

  从净利润来看,近年来百度、网易和京东表现较好。虽然 2020 年一季度疫情使得整体经济大环境受到一些影响,但是 2020 年一季度百度、网易和京东净利润分别达到了 0.41 亿美元、35.51 亿美元和 10.73 亿美元。从 2020 年一季度的净利润同比增速来看,科技类公司网易和百度表现较好,分别为 112.54% 和 49.07%。

  从资产负债率来看,科技类公司百度和网易表现较好,从 2018 年一季度2020 年一季度,资产负债率均在 50%以下。另外,京东的资产负债率也出现了一定改善,从 2018 年一季度至 2020 年一季度,京东的资产负债率从62.8%下降至 61.14%。从 ROA 和 ROE 来看,现阶段网易和京东的 ROA 和 ROE 表现较好。2020年一季度,网易的 ROA 和 ROE 分别为 3.08%和 5.73%,京东的 ROA 和ROE 分别为 0.41%和 1.29%。

  总的来看,中概股与美股相关性更高。由于中概公司主要资产位于中国境内并于美国上市,中概股走势与美股、A 股主要指数必然存在一定相关性。进一步来看,中概股与美股的相关性在不同长度的时间区间内都高于 A 股:2005 年至今,金龙指数与标普 500相关性为 88%,高于沪深 300 的 72%;2020 年初至今,金龙指数与标普 500 相关性高达 92%,同样高于沪深 300 的 84%。

  中概股估值波动可能更接近美股市场。理论上而言,中概股在美国市场进行交易,估值端或许更倾向于和美股一起波动;而业务集中在国内市场,因此盈利端可能更容易受到 国内基本面影响。从 2006 年数据至今来看也基本如此:金龙指数的估值与标普500的相关性显着更高,而从盈利增速角度来看,则与 MSCI 中国指数更为接近。拆分来看,近年来中概股的上涨主要由估值贡献,而估值又与美股更为接近,因此这或许是中概股 整体走势与美股相关性更高的原因。

  目前所有中概股均不符合美国参议院在5月20日通过的中概股法案的披露要求。

  参议院新通过的法案增加了一系列的披露要求,并要求所有外国上市公司审计底稿必须接受美国监管机构审查,而这一要求与我国目前现行规定冲突。截至目前,该法案尚未生效,还需要等到众议院以及总统批准。但未来若正式获准签署成为法律,在目前的监管政策冲突无法解决的情况下,可能所有的中概股个股均面临在美国退市风险。美国监管层无法直接对中概股开展底稿审计和现场检查工作。此前根据我国《秘密法》、《档案法》等规定,国内会计师事无所不能向境外提供工作底稿。2009 年证监会联合国家保密局、国家档案局发布规定1,特别要求在发行与上市过程中,在境内形成的工作底稿应存放于境内,未经主管部门批准不得以任何手段传递至境外机构或个人。若境外监管机构需要进行现场检查,需经过中国证监会及有关部门批准,且现场检查工作以我国监管机构为主。

  美国对审计底稿的监管力度增强主要起源于安然等丑闻事件。2001年底,安然申请破产保护,而次年爆发出的WorldCom会计丑闻更是引发了美国监管层的强烈关注。为规范资本市场,萨班斯法案应运而生。除了对审计、信息披露的要求之外,法案还批准成立了公众公司会计监督委员会,对上市公司的审计报告进行监管,并允许 PCAOB 从审计机构获取审计底稿并参与现场审计工作。

  跨境监管合作不畅,在一定程度上加速了监管趋严。2011年东南融通财务造假,SEC 要求上海德勤提供相关审计文件。

  但德勤表示,根据现行规定无法执行SEC要求。美国监管机构组成的代表团随后访问北京,与我国监管机构达成协议,允许 PCAOB 员工以观察员身份进行现场观察。不过,观察并不是 PCAOB对会计师事务所审计工作的检查,也不允许形成任何形式的检查、联合检查或观察报告,不能涉及具体的审计项目,不能获取任何有关文件资料。

  监管在2013年迎来转机,中美监管机构签署合作备忘录,PCAOB 可通过程序向中国证监会及财政部提出申请,获准后可以取得在美上市公司的审计底稿,美国监管层针对中概股的监管压力没有继续增加。但随着2018年美国挑起贸易摩擦,SEC和PCAOB多次发布报告称中概股监管、披露存在问题,媒体也针对中概股进行频繁炒作。另外,美国大选临近,大选结束后中美双方或将展开第二阶段的贸易协议谈判,或许需要关注美国监管层对中概股的态度变化情况。

  行业估值方法可以选择市盈率估值法、PEG估值法、市净率估值法、市现率、EV/EBITDA估值法、DDM估值法、DCF现金流折现估值法、NAV净资产价值估值法等,这里着重呈现市净率估值法。

  阿里巴巴为其他中概股打通了全新的回归路径。此前中概股回归A股或港股通常采用私有化退市后重新IPO或借壳上市的路径。2018 年港交所对上市规则进行了修订,允许在港进行第二上市,但此前并未出现成功案例。

  可以说,阿里巴巴的成功上市,向其他中概股展示了一条全新的回归之路。已经向港交所递交上市申请并顺利进入全球发售阶段的京东和网易,同样也选择采用第二上市这一路径。第二上市是一条并不昂贵的“高速公路”。以阿里巴巴的案例来看,从彭博社报道阿里递交上市申请到正式在港交所开始交易仅用165天。在不行使超额配售权的情况下,阿里预期港股上市募集资金净额为935亿港币,而上市费用(包含交易所费用、投行佣金等)合计约4.95亿港币,相对发行规模而言也并不昂贵。

  或许需要警惕中概股可能面临的信任风险。近几年来,中概股财务事件其实并不常见, 也基本未遭遇密集做空。但前段时间,最新信息英语瑞幸爆发的财务事件引起了市场以及美国监管机 构关于对中概股财务可信度的关注,媒体也对此大加炒作。在当前监管和中美关系的背景下,或许警惕中概股可能面临的信任风险。2011-2013 年中概股曾出现过“信任危机”,整体显着跑输美股大盘。中概股在美国上市二十余年的时间里,财务事件在 2011-2012 年发生的较为频繁,导致中概股一度整体陷入信任危机。其间,中概股整体表现显着弱于美股:标普 500 上涨 31.3%,而金龙指数同期下跌 32.0%。

  我国 VIE 证券结构的合法性尚未完全,处于模糊的状态,影响了我国外资证券公司或者境外上市证券公司的稳定。

  外资通常通过VIE和VIE结构直接投资于该国限制和禁止的投资行业。许多的创新公司,如中国互联网和其他外国运营公司上市的媒体,都广泛地使用了 VIE。

  目前中国商务部和现在的中国证监会尚未明确地得出关于接受VIE结构是否存在的定义和结论。

  目前我国的法律法规中几乎没有对VIE的相关法律基本概念和其相关的司法解释。虽然外国运营公司可以使用VIE和VIE结构以合并国内其他运营公司的方式进行财务报表,但是外国运营公司与其他直接运营国内的公司之间不可能存在直接接收资本市场管制的关系。

  在中国运营公司实施 VIE 并不明显的排除或者规避了中国对于外商投资的严格限制和禁止进入 其他国家禁止投资行业的相关法律法规的存在可能性,可以做如下归纳:

  其一,上市财务条件难以满足。从首发上市审核来看,中概股回归与其他企业上A股并无特殊差异,仍需满足《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上市管理办法》(简称首发办法)。在VIE模式下,境内的经营实体不保留或仅保留很少的利润,难以符合上市条件中的利润标准,是上市的障碍之一。

  其二,持续经营时间可能不足3年。《首发办法》规定,发行人应持续经营时间在3年以上,经国务院批准的除外,而可持续经营时间是否能从外商投资企业成立之日起计算,则无需再额外运行3个会计年度。

  其三,发行人的实际控制人不稳定。《首发办法》规定,发行人最近3年内主营业务和董事、高级管理人员没有发生重大变化,实际控制人没有发生变更。实际审查中可能出现VIE结构的创始股东、境外上市公司的最终控制人不是同一主体的情形,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可能发生变化,发行人存在不符合实际控制人稳定性要求的风险。

  其四,发行人的独立性受到质疑。《首发办法》规定,发行人应当具有完整的业务体系和直接面向市场独立经营的能力,在发行人的人员、财务、机构和业务方面具有独立性,要求发行人在独立性方面不得有严重缺陷。而VIE架构的核心内容,即通过签订VIE协议来使得境内实体企业的利润、实体权益注入专门建立的由海外拟上市主体控制的外商投资企业中,该企业缺乏独立性和完整性,可能因财务混同而不符合发行人的独立性要求。

  其五,可能违反关联交易相关规定。《首发办法》规定,发行人有严格的资金管理制度,不得有资金被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及其控制的其他企业以借款、代偿债务、代垫款项或者其他方式占用的情形。发行人应完整披露关联方关系并按重要性原则恰当披露关联交易。关联交易价格公允,不存在通过关联交易操纵利润的情形。而通过VIE获得利润的外资企业,其利润的获得主要通过关联交易,发行人可能被认定在资金管理、关联交易等规范运行方面存在缺陷。

  信任危机在一级市场的反应是上市数量和融资额显着下降。中概股二级市场遇冷之外,赴美上市也遭遇寒冬。2011-2013年期间,IPO 数量出现显着下降。另外,中概股的认购也出现了明显的折价情况,例如唯品会在2012年上市的时,第一次IPO路演未获得 机构投资者的订单,而发行价 6.5 美元也远低于此前计划的8.5美元至10.5美元的发行价区间,因此回归意愿较为强烈。

  中概股存在多种回归路径。近期政策整体为中概股回归铺平了道路,2019 年证监会发布公告,允许符合要求的存在“同股不同权”以及 VIE 架构的科创公司在科创板注册上市。而港交所也在 2018 年 4 月的修订中,对尚未盈利的生物科技公司、不同投票权及 VIE 架构放开了绿灯。因此对于中概股而言,目前回归可以选择的路径较多,既可以选择私有化之后重新在 A 股或者港股上市,也可以选择在保留境外平台的同时实现两地上市。综合来看,在港股第二上市或许是最优选择,因此主要以海外回归公司的意愿选择为主。

  私有化上市需要花费大量的时间和财务成本。私有化后,通过借壳或 IPO 在A股主板上市是此前中概股较为常用的方法,其中三六零、完美世界、巨人网络等均为采用该路径的成功案例。历史经验来看,私有化退市意味着平均 278 天的等待时间以 30%的溢价。此外,由于主板市场并不支持红筹架构,可能还需要对VIE架构进行拆除,在时间和财务成本上来看可能都不占优势。而如果在港股进行主要上市或借壳上市,同样无法绕开私有化所带来的成本,在此基础上,新进入者并不存在较大威胁。

  由于交易对价和私有化改造天数等影响,回归的替代品威胁较小,主要受政策条件影响。

  两地上市可以节省大量成本。相比于私有化之后再度上市,两地上市可以节省大量的时间与财务成本。而且在当前现行制度下,无论是港股还是 A 股允许实现两地上市。但通过 A 股科创板或 CDR 实现第二上市目前尚未有先例,或许在中概股目前急迫的回归需求之下,国内当前的上市需求短期内难以满足。港股第二上市可能是最受欢迎的回归方式。相比于第二上市,港股双重上市需要同时满足两地监管要求,并适用港交所主要上市的上市规则,规则层面更为复杂。

  因此从目前情况来看,仿照阿里巴巴进行第二上市或将成为最受欢迎的选择。两地上市后,港股与在美上市的存托凭证通常可以自由转换(转换费每 100ADR 不高于 5 美元,用时 2 个工作日),或将为中概股的海外股份留下更加灵活的操作空间,从而可以缓和一定的竞争趋势。

  360致力于通过提供高品质的免费安全服务,为中国互联网用户解决上网时遇到的各种安全问题。面对互联网时代木马、病毒、流氓软件、钓鱼欺诈网页等多元化的安全威胁,360以互联网的思路解决网络安全问题。360是免费安全的首倡者,认为互联网安全像搜索、电子邮箱、即时通讯一样,是互联网的基础服务,应该免费的。

  为此,360安全卫士、360杀毒等系列安全产品免费提供给中国数亿互联网用户。同时,360开发了全球规模和技术均领先的云安全体系,能够快速识别并清除新型木马病毒以及钓鱼、挂马恶意网页,昆山二手房最新信息全方位保护用户的上网安全。作为中国最大的互联网安全公司之一,360拥有国内规模领先的高水平安全技术团队,旗下360安全卫士、360杀毒、360安全浏览器、360安全桌面、360手机卫士、360安全大脑等系列产品深受用户好评,使360成为无可争议的网络安全领先品牌。

  阿里巴巴的核心商业包括淘宝天猫在内的零售商业,零售通等批发商业,菜鸟网络的物流商业以及饿了么、口碑组成生活服务商业;阿里的云计算业务则是以阿里云业务为主;在数字媒体及娱乐业务方面,阿里巴巴的业务范围主要集中在2大分发平台:优酷和UC浏览器,以及娱乐产业综合平台阿里影业;在创新业务上,阿里的发力点则着重在高德地图、钉钉和天猫精灵上。

  目前核心商业板块收入仍占阿里巴巴整体收入的大部分,也正是得益于日益增长的核心商业板块,阿里现阶段营业收入已达到4108亿元,同期净利润和自由现金流分别达到1043亿元和1045亿元,这一数据也充分反映出,阿里巴巴拥有强大的收现能力,流动性方面值得肯定。

  2003年5月,中国飞鹤在美国纳斯达克敲钟,成为中国乳品行业第一家在美国上市的企业。两年后转到美国纽交所中小板市场交易。后因美股融资成本过高等问题,于2013年6月28日宣布完成私有化,当时交易大概价值1.47亿美元。

  中概股回归有望提升市场流动性水平。港股市场的新经济类公司本身相对更受追捧,例如 2019 年全年腾讯每日成交额占港股主板成交额比重平均在 7%左右。

  另外,符合在港第二上市财务要求的中概股近 20 日平均成交额约为 71 亿港币,显着高于恒生综指成分股41亿港币的均值。如果有更多中概股中的明星企业在港股二次上市,有望进一步推升港股市场的流动性水平。

  对相关行业板块而言,中概股回归可能会带来短期的推动作用。从历史经验来看,龙头公司回归后的短期内通常能够带动相应行业甚至是概念板块上涨。此外,龙头回归对行业流动性通常有明显的促进作用:阿里上市后,港股零售业整体成交额有显着提升,剔除掉阿里后,板块的成交额也没有明显下降。在 A 股,龙头股回归同样能在短期内增加行业板块的交易量,而吸筹效应随着上市时间的增加也会逐渐降低。

  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钛媒体平台仅对用户提供信息及决策参考,本文不构成投资建议。

  想和千万钛媒体用户分享你的新奇观点和发现,点击这里投稿。创业或融资寻求报道,点击这里。

  中国载人航天工程办公室首次面向社会公开征集天舟飞船搭载科学技术试(实)验和应用项目

  经检测,你是“钛媒体”和“商业价值”的注册用户。现在,我们对两个产品因进行整合,需要您选择一个账号用来登录。无论您选择哪个账号,两个账号的原有信息都会合并在一起。对于给您造成的不便,我们深感歉意。

 
打赏
 
更多>同类资讯
0相关评论

推荐图文
推荐资讯
点击排行
网站首页  |  联系客服  |  网站地图  |  排名推广  |  广告服务  |  RSS订阅  |  违规举报